2006年05月29日,星期一
上大学的时候,由于我们没有固定的教室和座位,每天听课的时候都要在不同的教室之间往返奔波,这样占座就很流行。

一般八点的课,要早去点去才好,因为这时才有些座位可以挑选,可以让你找个略微称心如意的。有些学分比较高的VIC课,占位的规律是从前往后,早在六七点就有女生过去,带一摞作业本齐刷刷地在座位上一字排开。有些不太重要的考查课,或思修、马哲之类的VUC类型的课,占位的规律是从后向前,来得晚了只能屈尊前排,到时候上课的时候听见后面热热闹闹,自己在前面坐如针砧。

用来占位的什么东西都有,但都是些不太重要的东西,英语课外、旧作业本、半个旧作业本、一张纸、还有抠门的拿一个小纸条的(写上占位,用胶带粘到课桌上)。在占位的东西上,有豪爽型的,上面什么都不写;有领导型的,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姓名;有客气型的,写上占位谢谢合作;有贪婪型的,写道我占星期一的1、2节,星期三的1、2、3、4和星期四的3、4节。

考试前一段时间是占座最为激烈的时候,因为不管重要不重要的课程,在这一段时间都变得重要起来,因为老师开始划考试重点了。在这个时期,座位在前一天的晚上都已经被瓜分完毕。如果你在当天的早上去,即使再早早到教室里没有一个人,你只能望着众多的作业本兴叹。

只能揭竿而起了。

去的最早又没有座位,怎么办?撤,受不了这口气;找一个人的扔掉?不行,周围也都是他们的人,也会被要回来。所以只有彻底推翻旧的体制——把教室里所有的书统统给扔到讲台前。由于占座的人一般都有心理上的优势,就一般去得晚一点,所以等他们到来的时候,就变成另外一个天地了。他们只能无奈地接受,或者酝酿另外一次运动。

至少,暂时的平静了。

(有感于。)


相关日志推荐

评论暂缺 »

还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I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