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7日,星期六

天还有点热。这还不像秋天的尾巴,充其量只是到了屁股阶段。

这屁股的余热啊。

我是在夏天出生的。

在夏天明晃晃的三四十摄氏度的太阳下,让我觉得温暖。

太阳是那么的近,阳光是那么的有力量,云彩是那么的耀眼。

我不喜欢秋天。一到秋天,我的心情就不会好。

路上的人少了,大家都很匆匆。楼下的麻辣烫数量也在减少,没有夏天时的熙熙攘攘,甚至于街对面那一家保健用品,也早早关门打烊了。

…………………………………………. 为了戒网的分割线………………………………………….

我想戒掉上网。

这玩意有意思,也有无趣。它让人有兴奋和满足,也有失落和惆怅;有想念和依恋,也有厌烦和怨恨。

不上网去干什么?是呀。那大把的无聊的时间,又去撒向那里?

至少在一遍一遍重复的点击刷新、CTRL回车的时候,我能忘了我在干什么。

等有一天我下定了决心,如果有一天。

人生就像大便,一旦冲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人生就像大便,怎么拉都是那个模样,可是每次又不太一样。

人生就像大便,往往努力了半天,却只迸出几个屁。

就像我这篇离题万里的博客。


相关日志推荐

评论暂缺 »

还没有任何评论。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I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