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24日,星期三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从中学政治课本这句话中,我学到的知识是:

意淫是多么重要啊。

由于印尼飞机失事,小宇让我推开身边的窗户,确认一下窗外没有印尼坠毁飞机的踪迹,以便印尼政府的寻找方法快一些,更早的让乘客家属们放心下来。

这很容易。我在北纬34.26,东经115.38打开了窗户,窗外是一望无垠的黑。在这个时候,我只能有如此发现。

我在办公室,窗外正南方对着宿舍区。两栋白色黑顶的楼在夜里肃穆而安静,有少许的窗户透着灯光。一派和谐的局面。楼顶是否有飞机降落?经研究,该楼房为起脊房,楼顶不适宜降落。

院子里有一块儿草坪,围着草坪有一圈白色球形的路灯,借着灯光,能看到楼下的车辆,看到草坪尽头的水塔,而如果有飞机坠落于此,我想水塔一定早不复存在了。

院外是农田。白天我路过时,还是青色的麦苗。很可惜今年几乎没有雪,所以关于瑞雪兆丰年的老调看来今年很难重弹了。那儿会有飞机降落吗?

我望着远处,是某洗浴中心的闪烁招牌,更远,则是一条偏僻的大街了。傍晚出去吃饭的时候看到交警们在悠闲的拦车罚款,看来大街也是和谐的。

我决定下楼到农田去看看。

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桔灯,慢慢地在黑暗潮湿的山路上走着。这朦胧的桔红的光,实在照不了多远,但这小姑娘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我,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光明!

扯远了。在农田边,我发现了很大的一堆残骸——可惜是一个垃圾倾倒场。其他都没有了。

在遥远的天边,忽然有人放焰火。春节就要到了,办喜事的人多了起来。

kerealfisker,这么晚了还没睡,飞机是被你们打下来的吗?


相关日志推荐

1 条评论 »

  1. 今天又看了一遍,还是不会写。
    原谅我,主。

    fisker — 2007年01月31日,星期三 @ 11:25 上午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I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