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2001年,张国荣还没死,李连杰正红。朴树迷倒了无数纯情少女,王朔的小说埋伏在我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那年,随着一场平淡无奇的考试之后,我来到了郑大。

刚入校门就听到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说:郑州有三乱,郑大、财院、火车站。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讹传。至少在我看来,四年,没见郑大出过什么大的乱子。尽管毕业后有一年,出了些问题,学生闹将起来,还砸了东西。但这仍不影响我的判断。换个角度,郑大荣列榜首,至少说明了没让人看轻。当年我就有无聊如这般的想法。

出了学校东门,就是康复前街。记得刚入校的时候,是和南门外桃源路一样的参天梧桐,后来突然被砍,换上了指头般的树苗。整条大街光秃秃的像被扒去了衣服,忽然扎眼起来,每每路过,不肯久留。以前吃盖浇饭,能走到四川担担面,后来走到格莱美KTV后面第一家就拐进去了。今天再回去,仍是光秃秃的景致,只有南门,还是以前的熟悉风景,小商贩,书店,精品屋,避风塘,以及被拆迁了的小树林。

小树林是学校南门桃源路边的一个小集贸市场。里面有卖菜的早市,常年经营的廉价衣物,便宜的理发店,打折极低的二手书刊和盗版书。可以说是囊中羞涩学生们最熟悉的淘金地方。我的一些旧课本,英语四六级考试资料,就是从那儿淘来的。然而05年的时候拆迁修路,直到今天回去,仍然是个烂摊子,路中间挖着很深一条沟,两边堆着各种垃圾。往日的熙熙攘攘已如过眼云烟。

从东门进去,是我们平时上课的地方。我们学院使用的有三个阶梯教室,名字也平淡无奇:它们分别叫做阶一、阶二和阶三。阶一是为数不多老鼠横行的教室,平日灯光昏暗,各种生物踊跃生猛,毫不畏人。如果哪天偶尔停电了,听听蟋蟀的叫声,闭上眼睛,你会以为是在野外。大二的时候,干脆直接被拆掉种了草坪,这是敬畏自然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阶二则是一个老、脏、破、热的教室,在里面上了一个学期的军事理论课,感觉每次都貌似窝在猪圈里,别扭、难受。如果阶一的环境像草原,这儿的生态就像一个戈壁滩。大三的时候也拆了。只有阶三,因有幸不是单独一间房子,而是在我们学院的一楼,拆迁多有不便,这才有机会陪伴四年的我们上课、自习和考试,一直到今天,仍在发光发热。

我们住的宿舍则是简单的筒子楼。没有什么电器,只有公共卫生间。在夏天的晚上,经常有人凑着走廊昏黄的灯光打牌,考试的时候则是看书。我们宿舍八个人,睡在四张上下铺的床上,四年基本没变。我在西南角上铺那个角落里,和卫生间的水箱一墙之隔,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做了四年青春懵懂的梦。

05年六月末的一个凌晨,我从不安稳的睡梦中醒来,贴着温热的墙壁,抬头去看窗外,电闪雷鸣,外面大雨如注。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倾泻直下,视线忽而模糊忽而清晰。

我闭上眼睛,摸索着宿舍里的每个角落。对于一个住了四年的宿舍,和那些同居四年的舍友,他们早已成为我生活的不可缺少组成部分。他们正发着鼾声,沉沉睡着。听着隔壁卫生间昼夜不停的哗哗水声,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看,这天是夏至。而几天之后,我就将离开这熟悉无比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一种陌生的生活。我知道自己在这儿时间不多,我决定要试着把我的几年记录下来,带着这个想法,在这个风雨交加门窗紧闭,没有风扇更无空调的夜里,我把手习惯性地搭在铁管床栏上降温,又沉沉睡去。

那天我醒来,来到实验室,开始写这篇文章,对着那台熟悉的奔三,却感彷徨,不知从何下笔。后来模仿一部叫功夫的小说,写了这个不太属于我却让自己十分喜欢的开头。这篇文章注定凌乱,它们分别构思于这两年的零星时间,想起两句写上两句。直到今天,一切感觉都仍是七零八落的,然而我却无法再等了。记忆越来越不可靠,想法越来越支离破碎。所以在今天,我借逝者如斯夫这个系列的名义,把它写出来。其实我还没有写完,这四年给了我无穷的回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都写出来的。

2007年6月22日,夏至


相关日志推荐

25 条评论 »

  1. 艰……难……地……留……言……

    by maoz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0:15

  2. 沙发被maoz姐抢去了,也罢,只好坐地上了。
    另外,赞一下nings,这篇文章写的很好,我很受感动1

    by stranger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0:28

  3. 有味道…

    by fisio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0:31

  4. sofa

    by McPhone.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1:40

  5. nings
    本人在冰天雪地中

    恳求你
    写回7日坛
    至少
    有精彩评论
    否则
    本人会与世隔绝
    并且

    再写
    逝者如沙发
    我用过的手机们
    我用过的电视机们
    我用过的收音机们
    我用过的comdoms们
    我用吃的水果们
    之类

    ~
    囧rz囧rz囧rz囧rz囧rz囧rz囧rz

    by 我爱梨花体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2:01

  6. 苍天那。。。
    楼上的兄弟。。
    你的那个囧……
    我找了好久了。。
    终于知道什么读音怎么打了!!!!

    by 防暴流氓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3:17

  7. 真地很怀念……

    by hnzd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6:34

  8. 大学的生活转瞬而过,留给我们的是太多的怀念了……

    by athere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7:19

  9. 看来我现在的生活要比nings当年好很多 (*^__^*) 嘻嘻……

    by 盗盗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7:29

  10. 麻……

    by cunni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8:50

  11. 好像很多人都很喜欢这样的开头,用自己能记忆的事件来描述当初的那个时代。

    在我很多想写的文章中,都有这样一个类似的开头

    by eafeo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9:09

  12. 支持.可惜了,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

    by Mayee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9:45

  13. 可惜了,《318号外》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

    by Mayee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09:47

  14. 怀念..

    by yaya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12:22

  15. 曾经的兄弟丈夫了。
    曾经的学校搬迁了。
    曾经的女生怀孕了。
    所以过去没什么好留恋
    为明天打算
    为今天高兴
    为你能写这样的文字而哭泣
    终于不再小小鸡
    小鸡小鸡小小鸡
    小鸡小鸡小鸡鸡

    by bluebird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17:23

  16. 你们都毕业了。明年到我了

    by scavin —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 19:20


  17. 童年
    在人间
    我的大学
    都没了
    无奈

    by e6nian — 2007年06月23日,星期六 @ 10:52

  18. 那年夏天吗?

    终于有我发言的地儿了。

    伴着张敬轩的《过云雨》,
    看这些文字,
    过往很多事情。
    感觉依旧,
    时光总是回不去。

    也许……

    by killy — 2007年06月23日,星期六 @ 14:57

  19. 15楼的,
    说的不错!

    by killy — 2007年06月23日,星期六 @ 14:59

  20.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by wang — 2007年06月23日,星期六 @ 18:57

  21. 郑大看来确实不错啊,能熏陶出Nings这样的牛人

    by 阿企 — 2007年06月27日,星期三 @ 00:29

  22. 是你n年前构思的那篇文章吧,总算把它完整地写出来了。

    by gs — 2007年06月30日,星期六 @ 16:56

  23. 我对郑大的少得可怜的一些印象里,最能记起的就是大学路那一片绿荫.

    by since1984 — 2007年07月2日,星期一 @ 14:59

  24. 回忆就是财富
    15楼说的对
    为明天打算
    为今天高兴
    为昨天自豪
    看你写的这些东西我也哭了
    我没想到nings能写出这样的文字
    也许这些话语只有男人之间才能真正理解
    兄弟之间的情谊
    谢谢你 让我仿佛再一次回到自己的童年 自己的大学

    by ATi — 2008年02月18日,星期一 @ 12:20

  25. [...] 那年的夏至,有一场暴雨。 [...]

    by 我的十年 - Nings blog — 2008年11月13日,星期四 @ 23:24

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 RSS feed TrackBack URI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