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星期六

现今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时代。你很难再发现,某个网站,一上来弹出大大小小的窗口,飘来飘去的小广告也不像以前那样不停的在你眼前涌现;3721已经退出江湖,百度工具条也声称您可以随时彻底的卸载……

如今不上个MBA,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流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区别只是在技术含量。当年我用3721上网助手的时候,是先被流氓了才发现它的好用;那时候的流氓认为网民是需要教化的,给群众一些选择的自由,只会天下大乱;如今呢?如果珊瑚虫和番茄花园不被抓,你很难想到,这些为广大网民带来便利的软件,在腾讯和微软眼里,却是欲除之而后快的“流氓”;只要是那些偶尔下载软件的人,还有几个人的IE8搜索框是正宗的官方Google和百度?你的每一次搜索,其实都已经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用来赚钱了。这就是流氓的科学发展观。

曾经我设想过一款杀毒软件外壳的流氓软件。弄一个杀毒软件的样子,实时监控、主动防御什么的也都有;该升级,每天升级进度条进行一下做做样子,当然也可以真升级,从病毒服务器上下载一些小广告回来;该查杀就捆绑一些查杀功能,免得其它病毒恶意程序太猖狂了让宿主太慢,被格了就谁也不好了;而赚钱呢,免费杀毒提高装机量偶尔放放广告就万事大吉了。后来呢,我的真杀软卡巴斯基每天都弹出小广告,半年后我才发现需要在设置里关闭才取消;搜狗输入法每次升级也都华丽丽的什么内容都有,也许这真的是窃国者侯的境界了。

这篇文章是10月21日起的标题,一直拖到今天才有时间写出来。那天正好看到新闻360大推杀毒软件,忽然心有戚戚焉。

2008年02月17日,星期日
《318号外》是一篇旧文。当时是大三,学校例行举办宿舍文化节,舍友怂恿我写一篇文章交上去。我大学学的是理科,由于高中时候写文是一种压迫,故大学时除了做作业考试写信,简直没产生过任何多余的文字。所以非常汗的是,这是我大学期间唯一的一篇文章。当时下笔之生疏,至今难忘。

后来投上去的稿子并没有结果,这篇文章从一开始在我们几个邮箱里存着,后来无数次的换邮箱没了;大四的时候在我们院的论坛上发过,那个论坛我们毕业之后不久被删了;我家电脑上也存着一份,数次的重装系统也没有了。以至于后来互相问起来,竟没有一个人存了底稿。用Google百度一下,也毫无踪迹。

今天上着Chinaren,忽然有了再找一次的打算。Google雅虎搜狗都没有,百度里搜索,竟然第一个结果就是,而且是唯一的一个符合结果。这篇文章在2003年被舍友lerler27发到了北方网,可没想到最近才刚刚被百度检索到。你们这些蜘蛛,都干什么吃的……

那时我上网的ID几天一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叫SPST;其他几个人文中昵称,和目前QQ上也不对号。现在回看起来,当时的文笔是生涩的。但当时伏于上铺写文章,众兄弟热烈讨论的情景历历在目。那种心情,也好久不曾有过了。重发于此,仅表怀念。





318号外


零 关键词


自在、中午起床、夏夜轻风、SPTP、isfxl、-1℃、张~~、程为民、318、三一八、叁壹捌、3-318

壹 七匹狼的来历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兄弟们都准备不足,物质资料极度匮乏,一幅百废待兴的景象。很多有经济头脑的人都是趁这个机会掘到第一桶金的。这天来一个推销袜子的,口口声声说他的是“正版七匹狼”。具体的话今天想来大概是从街上那无数一元店的一模一样的吆喝磁带中背出来的,反正到他走的时候已是人手一双。

结果是最平淡无奇的。没有谁的袜子熬到了应有的寿终正寝,在秋天第一片树叶落下之前早已争先恐后地夭折了。

大家自然无法沉默。在无数次的忿恨指责痛斥之后,终于有人应用了发散思维,决定借助“名牌效应”,趁热打铁地把“七匹狼”这个称号改造为用来描述我们寝室七个人的象征–事情就是这样的。

贰 谁是程为民

程为民是318寝室的过客。在开学经历了半个月水深火热的军训之后他却又飘然而去了。据谣言是受军训教官的迷惑回去复读考军校去了。他这半个月发生了足够值得我们去缅怀的事,甚至在半年之后,我们寝室还笼罩着程为民的阴影,而这个意义是深远的。

开学第一天程为民风尘仆仆地来了。大家攀谈的时候程为民向我们叙述了一件事情,大意就是一对男女旅游到郑钱丢故借钱回去并留地址他日定还。于是伊信了,深信不疑地把身上50元拱手相送,还热情地问:要不要再取?那两人倒还仁慈,“挥一挥衣袖”就走了。然后就是“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这样的骗术由于其低劣早已被世人所淘汰,但仍然有人甘愿入彀我们不得不对之表示惊奇。程说:我太善良了。大家纷纷点头:是啊,你比我们善良多了。

程为民走了半年之后还给我们寄了一封信诉说思念之情。他在信中回忆了那“短暂的美好的”日子,还把他给每人起的恶毒的绰号一一在信中温习了一遍,显得是那么“温馨”。然而令人痛苦的是他并不记得我们的地址,结果他把信寄给了辅导员,让辅导员转给我们。可惜辅导员并没有看到信封背面的小字,拆之并读之……当信终于层层辗转到我们手里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到了无比的郁闷。

程兄,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叁 抚摸数字化

二〇〇二年是网络经济泡沫繁荣的一个黄金时期。各大网站都在烧钱,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大家经过一番讨论,觉得也应该趁乱在人潮人海中抹一张自己的招牌,于是决定上马318网站建设工程。夏夜轻风申请了一个空间,大家心潮澎湃地策划版面一直到深夜,但直到最后大家才想起还至少需要了解一下网页是怎样做出来的这个基本知识。

激情的消退往往比到来要更加的快。直到后来网络繁华衰退,各大网站纷纷宣布亏本,各公司CEO纷纷更替,318留下的一点仅存硕果是一个半拉子工程(3-318.myrice.com)和一个豆腐渣工程(tongshu.126.com),也可以用三个字来总结:流产了。

肆 与爱情擦肩而过

-1℃被认为是我们寝室比较帅的人,但至今仍孤单一人,并经常表现得对女生没有兴趣或没有表现出对女生应有的兴趣。当大家质疑并询问他时,他感叹:没时间哪,我要学习,要看报,要上课,要上网——还要睡觉,抽不出来空哪。

多完美的理由。

中午起床则不然。自大一开学他还不会上网的时候就常打电话用上网这个比较时髦的幌子邀请外系一女生去“共同提高”。然而不久那女生就搬到了新区,这根线也就断了。

后来中午起床有一次上自习,走的时候拿了旁边一女生的笔帽。据中午起床对那女生交代他以为是自己的,不小心拿错了。而据中午起床对我们交代,事情的真相则是“不是我不小心,而是我故意的”。然后自然是还笔帽,一来二去,便让人生出了许多暧昧的猜测,但最后竟然也是无疾而终,我们问他为什么时,他只是反复说一句话:打死我也不说。笔帽事件终于还是黄了。

现在中午起床在网恋。作为兄弟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不好去说什么,作为男生什么谨防失身的话也不用对他说了,而作为室友我们准备在他再一次失落的时候拍着肩膀安慰他节哀顺便。

伍 非典型语言

张~~是最早一个被大家注意到的人。每当他陈述一件事情描述一个行为表述一个动作的时候,他总要这么开头:“我决定–”。我决定起床了。我决定去吃饭了。我决定上课了。我决定去上厕所了。有人反问他:你怎么不决定不上厕所?他显然无法进行这个决定,只有决定不回答这个问题。

中午起床的话被提炼出来的是“你是否”。你是否吃过饭了,你是否这本书能让我看一下。每个带有一点疑问性质的句子都被他用“你是否”进行格式化了。而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还问我“你是否快写好了?”我只有用反问的口气来回答:“你是否以为我写好了?”

另外可以立此存照的比较让人敏感的语言还有夏夜轻风的“几点了?”和中午起床的“K”(抓的意思)。

“你相信吗?”我问中午起床。

他笑了,“有柔顺头发的人,其实也有一颗柔顺的心。”

陆 专访:夏夜轻风与爱情

SPTP(N):夏,你对大学生谈恋爱有什么看法?
夏夜轻风(P):我赞成,我举双手赞成。我就想谈恋爱。
N:那为什么不谈?
P:找不到合适的……没有漂亮的女生……
N:有漂亮的女生也不一定适合你。
P:有漂亮的女生也不一定适合我,适合我也不一定没有男朋友,没有男朋友也不一定能追的上,能追的上也不一定不会再移情别恋,她不移情别恋也不一定我不会移情别恋……
N:那你准备怎么办?观望还是骑马找马?
P:再看看吧。

柒 总之

总之我们都需要勤勤恳恳地生活,需要不时的笑声,需要亲切的感觉,需要偶尔的放纵。需要点缀出我们的情趣,需要发挥出我们的精神,需要开垦出我们的欢乐。

我们需要像我们自己一样,痛并快乐地活着。

2007年07月18日,星期三
今天峰回路转,一切言情、武侠、侦探、悬疑、玄幻、穿越小说都将在一则新闻面前无地自容。这则新闻告诉我们,原来所谓的纸箱包子,又是一则假新闻,而这条耸人听闻的假新闻,居然又是令人发指的中国最大黑帮“临时工”干的。

让我们历数一下黑帮“临时工”的罪行吧:




“大学生”男友竟是临时工,漂亮女生失身又破财

同伙刀捅路人 肇事醉男自称警察

男子开警车“救父驾”连撞7人

湖南警车撞伤母女后逃逸 被撞婴儿满脸是血(图)

海口一青年在公安局坠楼身亡 死者尸体都是伤痕




我们惊恐的发现,临时工们已经潜入到我政府部门,潜入到我专政机关,潜入到我女大学生的怀抱,如今又潜入到我媒体喉舌。他们以破坏主旋律形象为荣,他们以破坏女大学生为荣,他们就像燕子李三,又像基地组织,在每一次令人瞠目结舌后,他站出来自豪地说:我,就是临时工。

2007年07月14日,星期六


据内幕人士消息,腾讯将在QQ2008中集成新一代宠物系统QQ蛆。据悉这一组件的发布将作为腾讯2008年工作计划的重头戏,并将被列入腾讯公司年度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首。届时QQ会员将有资格优先体验这一产品。



据称,作为首例,QQ蛆的推出,是腾讯公司第一个完全依照网民意见开发的功能组件。在QQ相继开发出了QQ企鹅、QQ猪等宠物并风靡网络之后,广大Q友们并不满足,他们希望玩上更个性,花样更多的宠物。甚至有人提出由网友自己设计宠物——这显然不可能。“他不懂生物工程,造出来的东东恐怕会发育不良。另外,要是有网友找出来黄色的露生殖器的谁负责,要是有网友造出来讽刺国家领导人的谁负责。你能吗?”QQ宠物资深版主猪二奶严肃地反问笔者。我又不是马化腾。我流汗了。“所以,”她脸色和缓了些,微笑道,“我们根据网友的强烈需求,将按优先级依次开发出他们所需要的。其中建议最强烈的就是:QQ蛆。”



据介绍,在IT资讯站cnBeta,每个腾讯相关新闻下都有网友呼吁开发QQ蛆的强烈呼声,甚至有人号召绝食和自焚以逼迫腾讯公司。牺牲我一个,幸福十亿人。自焚者喊着口号,表达了若为蛆蛆故,两者皆可抛的决心。不过,他们还没有付诸行动,就因吃了纸箱包子进了医院。“早知道这样,我宁愿吃蛆蛆。”这位粉丝面对镜头,痛苦万分。“请摄像大哥少拍两分钟,今天的发型有点儿乱。”  




QQ蛆开发团队介绍,本次宠物开发,将完全遵照网友意见,初步策划如下:



1.QQ蛆在开发前期,将举行QQ蛆外观设计大赛,主题是“你最喜爱的蛆蛆是什么样的?”你可以设计出QQ蛆形象和喜欢的动作,提交给腾讯公司,



2.线下,腾讯公司将联合环保总局,在近期举办蛆蛆进万家活动,将派发蛆蛆到千家万户。希望喜爱蛆蛆作为宠物的朋友不要错过机会。 在08年,更将联合CCTV,组织超级蛆蛆选秀大赛,据称此活动得到CCTV高层认可,将被CCTV作为08对抗湖南卫视的王牌节目大力推介。大赛已经邀请余秋雨等一大批专家和学者作为嘉宾评委。



3.腾讯正在积极联系2008北京奥委会,争取成为2008北京奥运会宠物合作伙伴。



腾讯公司又介绍了一位特聘指导专家和笔者交流。这位专家发表了精辟见解:长久以来,我们对蛆蛆是一种错误的歧视的认识态度,在追求民主和自由的21世纪,我必须说,蛆蛆也有蛆权。至少我们不能再歧视它。我强烈建议下一版本的新华辞典对蛆这个字作出修订,增加外形可爱,味美多汁等中性词汇……



截至到本文发稿,前方记者发来消息,CNNIC已经决定无偿赠送蛆蛆.CN给腾讯公司。我们连线了CNNIC毛伟主任,他沉痛地说,“对蛆蛆的研究是一门新兴学科,在这方面,我们终于不再落后,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中文域名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再出现被韩国人注册的现象是不能容忍的,也是我们的失职。蛆蛆.CN由我国企业自主开发,不仅是腾讯的骄傲,也是CNNIC的骄傲,更是全国人民的骄傲。”


(完)


本文所有涉及到的单位、组织、人名、商标名均为化名,据此对号入座,风险自担。


2007年06月22日,星期五
2001年,张国荣还没死,李连杰正红。朴树迷倒了无数纯情少女,王朔的小说埋伏在我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那年,随着一场平淡无奇的考试之后,我来到了郑大。

刚入校门就听到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说:郑州有三乱,郑大、财院、火车站。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讹传。至少在我看来,四年,没见郑大出过什么大的乱子。尽管毕业后有一年,出了些问题,学生闹将起来,还砸了东西。但这仍不影响我的判断。换个角度,郑大荣列榜首,至少说明了没让人看轻。当年我就有无聊如这般的想法。

出了学校东门,就是康复前街。记得刚入校的时候,是和南门外桃源路一样的参天梧桐,后来突然被砍,换上了指头般的树苗。整条大街光秃秃的像被扒去了衣服,忽然扎眼起来,每每路过,不肯久留。以前吃盖浇饭,能走到四川担担面,后来走到格莱美KTV后面第一家就拐进去了。今天再回去,仍是光秃秃的景致,只有南门,还是以前的熟悉风景,小商贩,书店,精品屋,避风塘,以及被拆迁了的小树林。

小树林是学校南门桃源路边的一个小集贸市场。里面有卖菜的早市,常年经营的廉价衣物,便宜的理发店,打折极低的二手书刊和盗版书。可以说是囊中羞涩学生们最熟悉的淘金地方。我的一些旧课本,英语四六级考试资料,就是从那儿淘来的。然而05年的时候拆迁修路,直到今天回去,仍然是个烂摊子,路中间挖着很深一条沟,两边堆着各种垃圾。往日的熙熙攘攘已如过眼云烟。

从东门进去,是我们平时上课的地方。我们学院使用的有三个阶梯教室,名字也平淡无奇:它们分别叫做阶一、阶二和阶三。阶一是为数不多老鼠横行的教室,平日灯光昏暗,各种生物踊跃生猛,毫不畏人。如果哪天偶尔停电了,听听蟋蟀的叫声,闭上眼睛,你会以为是在野外。大二的时候,干脆直接被拆掉种了草坪,这是敬畏自然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阶二则是一个老、脏、破、热的教室,在里面上了一个学期的军事理论课,感觉每次都貌似窝在猪圈里,别扭、难受。如果阶一的环境像草原,这儿的生态就像一个戈壁滩。大三的时候也拆了。只有阶三,因有幸不是单独一间房子,而是在我们学院的一楼,拆迁多有不便,这才有机会陪伴四年的我们上课、自习和考试,一直到今天,仍在发光发热。

我们住的宿舍则是简单的筒子楼。没有什么电器,只有公共卫生间。在夏天的晚上,经常有人凑着走廊昏黄的灯光打牌,考试的时候则是看书。我们宿舍八个人,睡在四张上下铺的床上,四年基本没变。我在西南角上铺那个角落里,和卫生间的水箱一墙之隔,伴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做了四年青春懵懂的梦。

05年六月末的一个凌晨,我从不安稳的睡梦中醒来,贴着温热的墙壁,抬头去看窗外,电闪雷鸣,外面大雨如注。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玻璃上,倾泻直下,视线忽而模糊忽而清晰。

我闭上眼睛,摸索着宿舍里的每个角落。对于一个住了四年的宿舍,和那些同居四年的舍友,他们早已成为我生活的不可缺少组成部分。他们正发着鼾声,沉沉睡着。听着隔壁卫生间昼夜不停的哗哗水声,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看,这天是夏至。而几天之后,我就将离开这熟悉无比的地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一种陌生的生活。我知道自己在这儿时间不多,我决定要试着把我的几年记录下来,带着这个想法,在这个风雨交加门窗紧闭,没有风扇更无空调的夜里,我把手习惯性地搭在铁管床栏上降温,又沉沉睡去。

那天我醒来,来到实验室,开始写这篇文章,对着那台熟悉的奔三,却感彷徨,不知从何下笔。后来模仿一部叫功夫的小说,写了这个不太属于我却让自己十分喜欢的开头。这篇文章注定凌乱,它们分别构思于这两年的零星时间,想起两句写上两句。直到今天,一切感觉都仍是七零八落的,然而我却无法再等了。记忆越来越不可靠,想法越来越支离破碎。所以在今天,我借逝者如斯夫这个系列的名义,把它写出来。其实我还没有写完,这四年给了我无穷的回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都写出来的。

2007年6月22日,夏至

2007年06月13日,星期三
6月12日晚间消息 据周曙光个人博客透露,由于个人Adsense账户被Google“误伤”,他于9日下午赶赴北京五道口谷歌中国总部讨要说法。此前,已有一位个人站长因Google Adsense误封杀事件发起诉讼,周曙光上门讨要说法将Google Adsense的问题再一次暴露在公众面前。

周曙光认为,他的blog由于报道重庆钉子户事件而流量飙升,由此带来的广告点击数上涨,被谷歌误判为恶意点击。他说,”即使从3月20号到5月1号的所有点击是恶意的无效点击,但是之前产生的有效的70美元的费用你们应该付给我.”

在谷歌前台,接待小姐仅仅给了周曙光一个客服Email,而不同意为他联系Adsense相关的工作人员进行会面。然而具有戏剧性的是,由于接待小姐在对话中频频使用“他们”一词来指代谷歌员工,被周曙光批评,最终还是转接到了Adsense工作人员。

在和三位工作人员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谷歌人员不认为自己的系统有误,也不愿意对周曙光的个人帐户进行复核。虽然对话在“亲切友好”中进行,最终70美元并没有退回。

月光博客曾对周曙光blog被封发表看法:“尽管Google一向自称能智能监控所有帐户的活动,我以前也曾一度相信过这种说法,但是周曙光的Adsense帐号被封的事情让我对Google的检测技术水平产生了怀疑,Google真的可以检测到所有“无效点击”吗?如果能的话,为什么周曙光老早就报告了有无效点击,最后还是被Google封了帐号呢?这个事件只能解释说,Google的技术可能还是有一定缺陷,也许真的并不能知晓所有的“无效点击”,并且还会发生误判,最要命的是,这种误判还难以防范,本来没有错误的人也会被冤枉,最后甚至对簿公堂,这不禁让人对Google Adsense感到了心寒。”

此前,知名blogger猛小蛇、和菜头的Adsense帐户都曾分别被封,而他们均声称自己无法对无效点击负责,并指责谷歌随意封杀合作网站Adsense帐号。

谷歌称一直在完善自己的服务,如近期将会(感谢fisker指出)上线的AdSense的域名保护列表的功能,它的主要功能是让广告发布者可以指定自己的广告显示在指定的网站。(文 / JinLei nings)

相关视频:


相关录音资料下载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