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17日,星期六

“Google手机”上春晚了

李金斗、大兵、赵卫国的相声《免费电话》,看了让人一乐,这不就是活脱脱一个Google Phone吗。 据推测Google在未来将推出免费Google Phone,以手机作为广告插放的载体。尽管目前Google的广告以关键词匹配为主,但是Google已经在着手在各种媒体上推出纸媒广告音频广告视频广告了。 某一天,当你面对这个一个“免费”手机的时候,你要吗?

想跟我去桃花岛吗?

是QQ成就了网恋,还是网恋造就了QQ?

离异后再见面,以网恋的形式。刨掉小品《将爱情进行到底》里的煽情,我们仍然可以认识到许多东西。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宠物狗。自从对在网上结识MM失去兴趣后,我就对QQ再也没了兴趣。QQ的优秀的虚拟交友功能,让每个个体包装得千姿百态,QQ用来干什么?为什么它是低端的,不适宜于Work的?QQ的兴起也造就了QQ的软肋。而TM,蜂鸟,实名交友的“爱情小镇”,则可以看作是QQ对改变大众心理定位努力。

如果,潘长江和前妻用的是显IP的珊瑚虫QQ,他们还会见到面吗?

结婚是毒药

看了《考验》,忽然体会到了周鸿一的难处。奇虎是老婆,雅虎是老丈,不知道要弹脑门,知道忍着也要弹。要不然怎么站队?

其实就反流氓方面,周鸿一已经得到观众的认可了。

狠下心,雅虎,你就是老谭。

忽悠的力量

《策划》这个小品放完了,我的心里期待程度还没完成一半。

有公鸡,有鸡蛋,就有了公鸡下蛋

假设一种情况,当公鸡没有死,而是从媒体流传,从而受到方舟子揭穿之后,我们该去拿谁当罪魁祸首?是老赵?是牛群?

即使那只公鸡本来不会下蛋,你会怨恨那只不会下蛋的公鸡吗?

即使它开始昂着头走路,即使它开始练起了签名,也不过是脑子浮飘的过失,那是它的错吗?

我们为什么要嘲笑芙蓉姐姐?这是芙蓉姐姐横行的时代,这也是网络推手纵行的时代。

总有一天,我们发现,芙蓉姐姐不过是一只被媒体宰割的角色。

2006年05月29日,星期一
上大学的时候,由于我们没有固定的教室和座位,每天听课的时候都要在不同的教室之间往返奔波,这样占座就很流行。

一般八点的课,要早去点去才好,因为这时才有些座位可以挑选,可以让你找个略微称心如意的。有些学分比较高的VIC课,占位的规律是从前往后,早在六七点就有女生过去,带一摞作业本齐刷刷地在座位上一字排开。有些不太重要的考查课,或思修、马哲之类的VUC类型的课,占位的规律是从后向前,来得晚了只能屈尊前排,到时候上课的时候听见后面热热闹闹,自己在前面坐如针砧。

用来占位的什么东西都有,但都是些不太重要的东西,英语课外、旧作业本、半个旧作业本、一张纸、还有抠门的拿一个小纸条的(写上占位,用胶带粘到课桌上)。在占位的东西上,有豪爽型的,上面什么都不写;有领导型的,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姓名;有客气型的,写上占位谢谢合作;有贪婪型的,写道我占星期一的1、2节,星期三的1、2、3、4和星期四的3、4节。

考试前一段时间是占座最为激烈的时候,因为不管重要不重要的课程,在这一段时间都变得重要起来,因为老师开始划考试重点了。在这个时期,座位在前一天的晚上都已经被瓜分完毕。如果你在当天的早上去,即使再早早到教室里没有一个人,你只能望着众多的作业本兴叹。

只能揭竿而起了。

去的最早又没有座位,怎么办?撤,受不了这口气;找一个人的扔掉?不行,周围也都是他们的人,也会被要回来。所以只有彻底推翻旧的体制——把教室里所有的书统统给扔到讲台前。由于占座的人一般都有心理上的优势,就一般去得晚一点,所以等他们到来的时候,就变成另外一个天地了。他们只能无奈地接受,或者酝酿另外一次运动。

至少,暂时的平静了。

(有感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