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14日,星期一

记得最早是无数人从海内自动发来的邮件,要求加我为好友。类似后来又有一批从Orkut发来的,受不了骚扰,被我统统“报告”了。最后终于注册了一个帐号,看到必须实名又退缩了;一直到一个星期之前,才觉得不管实名制多让人紧张,体验一把也好,才正式启用。

1. 实名的问题

这个要先从andy1860谈起。 前几天我邀请他注册海内,他钻牛角尖地指出:虽然要求实名才能使用,但对实名的验证并不严格。如果我传了一张你的图片,又假冒你的名字,怎么办?这个确实不怎么好办,例如饭否上的keso,就吸引了许多不知详情的人加其为好友。

当然,这里面主要是一个道德的问题。我们一般尽量避免自己的ID与别人撞车,然而,不管是现实中还是互联网上,撞车或故意撞车的事情,还是经常发生。

所以就算keso本人,也只能指出,饭否上的keso和我毫无关系,而他却无法指出,饭否上的keso是假冒(它居然还在更新着……)。因为只要饭否那个keso不自称自己是五季咨询的洪波,不自称自己的blog是keso.cn,他就没有侵犯真keso的权利。

实名,让我们觉得对方更真实,在这种错觉下,我们却更容易上当受骗。

怎样识别对方是真是假?通过现有的联络方式,IM或Email交流一下,很简单的即可确认。

2.隐私的问题

这个源于keso在海内日志发的一篇谈论抓虾的文章。 keso实名发在海内,一些好友去评论、跟贴,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以实名的身份。然而过不久,居然有人把keso日志以及众人的实名评论,全文转贴到站外,激起议论纷纷。

实名交友和网络交友最大的区别我觉得是,我信任你,所以才联系你。而不是先联系,再考察是否可以信任。 在实名的圈子里,大家默认都是可以互相信任的人,就好像我们大学的时候在宿舍开卧谈会,大家无话不说,谈论的内容比你开班会一定“广泛而深入”得多。

这其中就涉及到某些话,你只愿意给信任的人听,而不是广而告之。如果有人,以受信任的名义,把这些话散布到不受信任的区域,我觉得他就侵犯了发言者的隐私。

有人说如果你的发言“很和谐”,就不怕被曝光;如果你吐了痰,自然就怕别人拍照。我不这么认为。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你的发言没有不和谐,你愿意你的电话被每个和你通话的人都公开给他人吗?这种未经当事人许可的散布,不一定有什么恶果,但却有潜在的冒犯。

“电幕”存在的道理是,如果你没有反对老大哥,你为什么要怕他?然而,谁能保证电幕后面不仅仅只有上帝,而不会存在一些恶意的人?

3.审查的问题

这个源于我在海内发的一篇日志,由于包含了傻逼这个词,海内禁止我发表。

我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网络审查,政治风险的除外,我认为网站对一些不喜欢词汇的过滤是无意义的。你不喜欢傻逼,但是别人可以发傻&逼,傻B,SB,傻(介于A和C)……

除了让网站本身变得乱七八糟,审查不会挡住任何人想说任何话。

对一个实名制的网站如海内,网络审查更是没有必要。在实名的情况下,几乎可以绝迹匿名谩骂的现象,剩余的用一些技术手段即可解决。不要指望大家都是圣人,但同样不要把大家都看成恶人。堵截还是疏导,人治(人工设置关键词过滤)还是法治(流程保证每个人可以拒绝特定的人打扰),从来不是一个值得辩论的大问题。

发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王兴说,“海内改了,现在海内只屏蔽少数政治敏感词,不管粗话,看大家素质了。”我觉得只要海内坚持向真人网络这个方向完善,保障提高个人对自己圈子的控制,门户网站出现的那种恶语相向一定不会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