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3月13日,星期四

白菜,生于1992年,高一。她是子说群里活跃的一个网友,同时也是火星文的偏爱与使用者。他们的世界观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所以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和90后谈一谈,他们自己眼里的火星文。对话就这样开始了。

nings:你知道我说的火星文是什么吗,你能给它下一个定义吗?

白菜:就是现在非主流的文字,台湾人都看不懂的繁体字加奇怪的符号。

nings:嗯,看来你思考过这些。我看在一些地方,如QQ签名、论坛帖子里,你喜欢用它,对吗?为什么?

白菜:对。因为觉得这样很跟的上潮流,别人都用,我为什么不用。奇怪的文字,让别人觉得奇怪,但是别人要看得懂。

nings:那如果别人不用,你也就不会用了?你说的别人是你的伙伴、同学,而不包括我这样的老家伙吧?

白菜:当然不包括你,老人啊 落伍啦!如果朋友都用,我不用,诶诶,就被人说是OUT咯。

nings:你平时都是怎么输入火星文的?

白菜:用搜狗的繁体,然后去别人的资料里复制些奇怪的符号,就可以了。

nings:没试过一些专门生成火星文的软件,或者是网页?

白菜:没有,嫌麻烦。

nings:火星文输入多了,一个字的正常写法你是否会忘记,如在平时写作业考试的时候。

白菜:不会,但是喜欢在课桌上狂写火星文。

nings:你的同学都用火星文吗?还是部分同学?用火星文的都是经常上网的吗?

白菜:部分。有些太落伍,或者不会用,他们都不太上网。举个例子,我同桌,太老实,太不追潮流,就不用。“时间的齿轮一刻不停的转动,带走了思念的他,带来了梦中的他,带来了白色的日子~~~白色情人节快乐! ”这是她朴素的个人签名。

nings:有很多人,如年龄大一些的,可能会反感火星文。你怎么看待他们,讨厌?

白菜:不讨厌,只要不骂我用火星文就好了。他们老咯,一代换一代么。我有强烈的欲望来诱骗这些老人使用火星文,哈哈哈。

nings:你的老师对火星文有什么看法?不知道有火星文,还是知道并严词批判,还是宽容对待?

白菜:我们老师是白痴,不懂的。知道了也不说,就算说了我们也无视……我写我的火星文,不管她事。

nings:如果哪天火星文也out了,你怎么办?

白菜:那时候会有东西来取代的,有人会提醒我,时刻提醒我,“你啊,不要那么老土”。

nings:等你的圈子猛然发现,所有人全都落伍了呢?

白菜:呃,基本上不可能。如果是,那在那时候,落伍就是潮流啦!

2007年12月16日,星期日
谁说火星文都是没前途的?看看某网友的QQ个人说明:

如果你对这段火星文有兴趣,点击这里查看文字版。

2007年08月9日,星期四
火星文以一个令人不解的兴起,和一个令人尴尬的扩散速度,终于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而我关注火星文,其实也是从最近开始的。下面将我的想法大致整理一下,也欢迎可能吧等朋友继续讨论。

1.火星文受打压并不奇怪

在19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流传过来很多香港武侠小说。然而这些和现在的玄幻小说相比仅仅是小儿科的内容,被一些有觉悟、八荣八耻的学者们视为洪水猛兽,认为毒害了纯情的青少年。可惜今天我们抓着武侠小说改拍改拍再改拍,当年被毒害的一代人如今也没人站出来忆苦思甜,相反,还有很多XX们成立了XX研究会,喜欢的人去研究,不喜欢的人一笑而过,武侠小说终于过了这道坎。

今天忽然一些90后的小朋友们,搞些文字游戏,也被视为了洪水猛兽,感叹之余不仅发现,我们的社会,其实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和谐和宽容。

2.反对火星文字是对汉语语言没信心

如今反对火星文字的一大理由是,火星文不但难于书写,也难于阅读,如果流行起来,将为我们的日常工作带来不便,这将可能是一种文化的倒退。我想问,既然火星文难于书写,又难于阅读,它将怎样才会流行起来?从普遍规律来讲,只有简单易操作的性能,才会让一个事物获得大流行。而火星文的难于制作的特性决定了,它只是汉语语言奔腾河流中的一朵小浪花,它的出现,并不会拦着河流向前的脚步。

3.反对火星文字就是对90后没信心

火星文为什么流行?必须指出,火星文不是90后人进行文字表达的方式,它只是一部分90后为彰显自己个性而找些奇怪字符“张贴”在某处起炫耀作用而已。就像总有人拿自己龙飞凤舞的毛笔字,挂在墙上,但未必表示他只认毛笔字,连签个支票都要掂毛笔。所谓自觉不自觉的炫耀,只不过在互联网的环境下,这个张贴的对象稍有改变。有人说90后你有本事就拿火星文写高考作文试试,写简历试试,这是抬杠。如果有人用说唱来表达意思(像周杰伦的某些歌曲),你可能会觉得扯淡,但就算有千千万万个青少年哼着周杰伦的歌,就表示他们不愿意好好说话吗?

4.反对火星文字是专制情结在作祟

对火星文字的扼杀,更像是对着90后的小朋友,持家长式的粗暴禁止作风。有人说删了QQ上所有有火星文字的好友(但某些感觉更好些的朋友保留了),有版主见了火星文字以看不懂为理由予以删除(这个他的地盘他做主),不承认价值观的多元,以自己个人好恶对火星文字者予以打压,未免有些专制主义了。这种专制的代表就是,对90后殷殷教导,等你们长大了就知道自己的浅薄无知了。这话我上小学的时候也多次从老师那里听到,但至今仍没觉得我无知在哪儿。每个人都有一个逐渐成长又逐渐老去的历程,如果我们每一步,对自己之前不成熟的时候耿耿于怀,那是否每个人到死都会悔恨终生呢?

拿自己当别人的参照物,替别人武断决定发展路线,这不是专制情节又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你也有表示反对的权利,没错,如果全民投票是否封杀火星文,你可以自主表达自己一票,但请不要代表所有人,对90后说,你们都是傻逼啊。

4.我不反对火星文字,但也不支持

我不爱火星文字。但也不坚决反对。有网友在个人签名上挂火星文字,是他的自由,只要他不用火星文字跟我聊天,他就还是我的好友。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第一不要拿火星文字说90后的事,这有点以偏概全;第二不必视火星文字为洪水猛兽,一定要相信语言文字自己去粗取精的能力,要相信未来。

再见到了火星文,请试试一笑了之。

2007年08月6日,星期一

火星文来了

最近一种火星文字在网上争论的厉害,所谓火星文字,也被一些对此排斥的人称为”脑残体 “,指的是一些年轻人在网上,使用各种变形、变异字体来表达自己意思的交流方式。最早的时候,只是在QQ个人说明上炫一炫,听说现在流传越来越广,深入论坛和博客,大有风起云涌之势。

然而在其逐渐走红的时候,受到的非议却越来越大。很多人指责其乱七八糟,既祸害了文字传播,也侮辱了汉语文化。有人声称抵制刻不容缓,更有人要求立法禁止使用。我注意到,使用火星文字的人,多是些比较年轻的网民,按照我们通常的称谓,他们都是90后 。而反对的人呢,则是更老的一茬茬老家伙们。

语言不是个姑娘

说火星文对汉语有多大多大的冲击,持这一观点的多是忧国忧民之人,在他们眼里,语言文字是何等的脆弱,一不留神就会摔跤,摸一下就会淌出水来。可是他们不想想,自己正在用的简体字是什么时候兴起的,怎么不抵制这个呢?自己的方言操了多久了,把普通话害死了吗?更为难为情的是,他们一不小心也会沙发一次,也会问候楼主,也会做个版猪,也会PK众生。

火星文是个问题?

火星文字,在我看来,不过是场游戏。他就好像是我们上小学的时候玩的恶作剧,给课本里每幅插图里的人画上眼镜,画上黑黑的胡子,没有人指责我改变了画中人的社会形象,也没有人指责我的不专业影响了绘画艺术的发展。但当我们童心刚散,刚刚走过这一幕,我们却转过身去,对一个年轻人的文字游戏横眉怒目,我们和这个时代一样冷酷和健忘。

90后登场

作为80一代,我能回忆起的,80后开始受关注,是一本叫《花季雨季》的青春小说。80后的成长,前有韩寒的退学,后有郭敬明的崛起;如今80后开始走入各个阶层,开始掌握话语权,却渐渐的,没人关注80后了。我们就这样,其实已经被人淡忘,90后,作为新的一茬,开始发言,他们没有经济实力,没有政治地位,他们却有着我们没有的好奇和热情,纯洁和冲动。他们将把80后从争议的舞台上赶下去,他们将制造一个又一个的新鲜生活。从来不需要担忧下一代,当我们开始对别人指手划脚,当我们开始给90后罗织罪名,当我们开始争名夺利,当我们制造黑恶事件,当我们让自己变得更老,当我们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坏,当我们开始在历史的车轮前脚步踉跄,一个时代悄悄落幕,一个新的时代又轰然开场了。

(文章结束。如有兴趣阅读本文的火星版,请点击继续)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