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

今天一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有一种电台猜谜游戏,奖金很高,有一千多块钱,她说你办公室的电话不是不要钱吗?你去试试吧。我和她就展开了如下的对话。

我问:这个活动的奖金很高是吧?

她说:是的。一般七八百,而且还会往上加。

我问:是不是猜谜的答案特别简单?

她说:基本是的,很简单就可以猜。

我问:是不是最初打进的几个电话都没猜出来?

她说:是的。

我问:是不是主持人反复提醒,几乎都快把答案顺口说出来了,然后打进电话的人还是没猜中?

她说:也许他们没想到……

我问:这时候你是不是特别有一种冲动,想怎么都这么傻啊,我来回答这个猜谜。

她说:我打了。

我问:等了几分钟打通的?

她说,打了三四次,每次等待几分钟,都是线路忙。

我之所以直接问这些,是因为我经常坐车,对电台那一套把戏已经耳熟能详。一般用一个近乎弱智的脑筋急转弯,再附以高额的现金奖励,流程就是,抛出一个简单的问题,然后有“热线”进来,进行一些错误的回答,然后主持人继续增加现金奖励,并附加提醒,几乎就到了“1+2等于几,它不是2,不是4,那是几呢”这样的程度,然而接下来打进电话的人还是猜不对。这时听众的“闪开,我来”的自认聪明感已经被充分激发,再附以更多现金的诱饵,冲动之下必有勇夫,一条条每分钟两块多的声讯电话打进来,等待,等待,不好,怎么我还没等到,电话里已经有人把答案说出来了?别气馁,等下一题吧。

我对这个朋友讲:

1.假设按“常理”,电台是靠声讯费收钱,电台拿出1000块,对一个十分钟内的题,假设每分钟两块,得有50个人同时不停的在打才能捞回来成本。而事实上,不可能有这么多“热心的观众”,而且电台还得冒着问题被人1分钟内回答出来的风险(Google一下,什么问题没有答案),电台为了拖延时间,只可能出一些比较刁钻,难以捉摸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不呢,还装出一副钱送不出去还难受的模样?

2. 不论内幕如何,电台为什么拿出这么多钱来做奖励?如果电台真的把钱奖给了答对问题的人,那电台挣了多少钱?至少电台挣的,是千元数量级的,否则他们才肯冒这个风险。而问题的简单程度,让局面几乎变成了电台必赔的情形,不得不推导出,电台有什么凭证认定自己不会赔?只有一个答案可以理解且有操作性,就是电话永远也打不进来。

3.当电台稳赚了,他不在乎给你一个多大的饵,他所操心的,是怎样激发你的欲望。让你以为他们挣的是声讯费,没错,他们挣的的确是声讯费,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才是真正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4.我最后告诉这位朋友,这和那些发短信发邮件告诉你中奖有什么本质区别?以一个微不足道的成本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受益,这种事,不是骗局,就是大骗局。

总结:南方周末曾报道,性健康节目的热线,几乎全是托和骗子的自导自演,当国家禁止了电台过性生活,他们又搞出了这样的新花样。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广播,也许这样才能过上一个正常人所应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