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11日,星期六

今天想激活vista未遂,后来不知怎么的XP和vista都崩溃了。那就重装。拿联想的XP HOME OEM盘装上,因对其一直不能设置组策略等一些东西不满,踩着home到网上下载了一个pro。

然后就是中毒啦。目前卡巴斯基正在围剿中,当前战果有:数十个木马,和一个威金病毒。

这个威金病毒十分的无耻,感染了我所有的exe文件,还好是个老毒了,卡巴斯基可以很好的把它清除掉,还给我一个纯洁的exe。andy1860当年在威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偶遇过,当时我嘲笑他。现在明白,人在河边,都有湿身的可能。

这个病毒应该来自于我下载的vista激活软件。破解软件比普通软件带毒的几率要高的多。本来系统安装着卡巴斯基的,这次中毒是大意。由于追求运行速度,我经常手动把实时监控关掉,然后忘了及时开。

怀着过年的心情,我也收益颇多:

1.不要轻易嘲笑andy1860,确需嘲笑,一定要及时打开卡巴斯基。

2.根据清除了多少个感染文件,我终于知道了我电脑上总共有多少个exe。

2007年02月27日,星期二
近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QQ传播木马病毒,俗称“QQ尾巴”和“QQ林妹妹”。该病毒会偷偷藏在用户的系统中,发作时会寻找QQ窗口,给在线上的QQ好友发送诸如“快去这看看,里面有蛮好的东西–”之类的假消息,诱惑用户点击一个网站,如果有人信以为真点击该链接的话,就会被病毒感染,然后成为毒源,继续传播。希望广大QQ用户密切注意该病毒的动向。

——腾讯QQ帮助中心

QQ之尾巴病毒

尾巴病毒可以说是QQ上滋生的一个怪胎。在很早的时候,QQ上很少这种东西的。后来随着流氓软件的兴起和盛行,才开始有人以QQ聊天消息劫持这种方式来散布病毒。

记得当年收到的第一类都是,这个网站不错http://nings.cn/ ,来看看吧?或者,看看我刚传的照片http://nings.cn/ 等等。这个时期,是病毒的高发期,由于很多网友缺乏警惕性,以及大家还都基本善良,指望QQ上有个艳遇泡个MM,而不是到处一次一百包夜三百,那时,互联网是美好的。

后来点了,上当了,死机了,QQ被盗了,那些第一个被螃蟹咬的人,开始告诫别人,QQ消息里,别人发的链接不要轻易点。

后来发现互联网不过是个大的垃圾桶,对互联网满怀希望和信心的一批人,也开始看到苍蝇和蚊虫,QQ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萌芽时期的象征,很多人开始以告别QQ作为成熟的标志,在QQ个人资料上写下“此QQ号码已被双规”之类的句子,再不上线。

这时的病毒链接都是生猛到和手机短信一样,直接以性生活为载体,却已经几乎骗不到人了。

我现在对别人的告诫是,不要点击QQ中的任何链接。

QQ尾巴之病毒

为了打击病毒和盗号,QQ引入了软键盘,引入了键盘加密保护技术,QQ2007版甚至引入了安全医生这个独立的程序,让你可以在登录前对本地计算机进行扫描。(如果国家有关方面向腾讯取经,中国的艾滋病患者也许不会这么多。)

然而让人难以置信的却是,QQ一边大力打击各种利用QQ诈骗、传播病毒等行为,提高人们的安全意识,另一方面却自己利用QQ,自己劫持用户消息,插入自己的消息尾巴链接。

图:从手机QQ发往QQ的消息被强制插入的尾巴

QQ的消息尾巴宣传的是QQ的产品,没错;点击没有病毒,也没错。但在一个治安混乱的地区,总是有人被抢被杀的地区,人家在那儿好好走着,你一拍肩膀:“嗨!打劫!”人家会作何感想?

尽管你事后表明你只是开个玩笑,你是麦当劳在送打折券的,人家会领你这个情吗?

我一个搞IT多年的朋友接到了我从手机QQ上给他发的消息,

疑惑地问我,你中病毒了?

QQ病毒之尾巴

不得不说,目前中国的互联网环境的恶劣程度在国际互联网上是数一数二的。

我们一直处在一个笑贫不笑娼,以卖身为荣的时代。各种流氓插件你抢我夺,你有个3721,我出个CNNIC;你CNNIC狠,我百度搜霸更狠;你敢弹出个窗口,我敢弹出个页面,你弹出个病毒,我就弹出个木马。一夜暴富的太多,不知多少人红了眼?用户的电脑是什么?地盘而已。奶酪而已。讽刺的是,这些散布流氓软件的机构,都是当年研究谁动了我的奶酪之人。

我们不喜欢学习Don’t Be Evil,我们喜欢适应中国国情;流氓软件是恶意而已,杀流氓软件违反了法律;法官不痛恨流氓软件,也许不是他没中过,而是他不知道自己中而已。

中搜和CNNIC,唯一的能事是流氓,我们不齿于提他。而百度的搜霸,QQ的地址栏搜索,则是尤为让人惋惜的产品。它能换来多少流量和市场?做这些让人咒骂的产品,是嫌自己的人品太好了吗?

当然,流氓说到最后,一统江湖的,谁也想不到,竟然是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

随意过滤封锁各种网站, 劫持用户访问到自己的广告站点,弹出广告窗口,插入广告帧,今天送你彩铃,明天助你勃起,甚至直接推送恶意软件到用户桌面。两家老大哥惺惺相惜,对江干杯。

最近谣传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要合并了,两个流氓运营商握手甚欢,你给我分享互联星空,我给你分享绿色上网,纳全国用户于囊中。用户呢?

该戒网的戒网,该出国的出国,让我们散了吧。

2007年01月16日,星期二
据各地网民反映,今天数以百万的米国人民毫无征兆地同时中了一种恶性病毒——熊猫烧香。这种病毒的特征是电脑上所有的可执行文件都变成了一个熊猫烧香的小图标。而奇怪的是,他们都是米国网通的用户。

——《花生炖造谣报》今日头条

1.陈小姐

陈小姐是米国最大的杀毒软件公司卡巴烧鸡的客服代表,一大早,她还走在上班的路上吃着包子油条看着花生炖造谣报的时候,她还不以为然,但一个包子下肚的功夫,电话就被客户打爆了。

他们都碰到了这个病毒,作为卡巴烧鸡用户,因为卡巴烧鸡承诺其用户均终身不会感染任何病毒,如果感染病毒则会得到巨额赔偿。

陈小姐握着烫手的电话,开始深深担心起来。

为自己的薪水,为昨天刚看上的那件貂皮大衣,为每周末的香薰SPA,为相中的网上那个IPOD按摩棒……

她不再接电话,一直到公司。

然后。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切担心忽然烟消云散般消失了。

因为,卡巴烧鸡宣布破产倒闭了。她咽下了最后一口包子,打了一个空虚而又满足的嗝。

2.老郑

老郑今年快从大学毕业了。

叫他老郑,因为年纪轻轻的他在论坛上一直用这个ID。

他是版主,晴天六月色的超级版主。

这天,他在审查帖子的时候,发现一个叫hellopanda的人,发了部他喜欢的欧美系列。

居然还有背景音乐。

本来他已经巡查了上百个帖子了,每个帖子还都认真地标上,已查至XX楼,

给灌水的人减了分,给好内容设了精华。他想,我审查这最后一个就下班吧。

他下载了之后,一点击,发现所有的图标都变成hellopanda了。

电脑崩溃了,他忽然觉得很莫名的困倦起来。

睡前最后一个意识就是,这图标,这么漂亮?

3.康某

康某是米国网通的技术员。

作为一个技术上的骨干,他在打麻将的时候却从来缺乏技术。

他不缺钱,他缺的是手气。他从来不用Google,他痛恨“手气不错”这样的字眼。

他用“米国搜索” 这么确信无疑没有什么漏洞和排他的东西,

他天然信任一切带有米国字眼的东西。

白天身边有人的时候,他最喜欢上的网站是米国人民网;晚上身边没人的时候,他最喜欢去的网站是晴天六月色。

在晴天六月色,他是除了老郑外最高级的会员。

他有查看所有帖子包括回收站帖子的权限。

他不用每月给老郑的爱存不存银行帐户汇500美元以换取这个权限。

老郑并不是一个热爱和平博爱众生的人。

因为,他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在米国网通的骨干网络上,悄悄地插入晴天论坛的页面。

他就拥有了一个免费超级帐号。

甚至还会每月收到用来打麻将的钱。

他坚信他是仁慈的。

4.nings

nings也在米国。他每天看性浪科技,他看到了右下角又出现了米国网通的流氓弹窗,没有关闭按钮,是个闪烁的Flash有个女人在一遍遍地高声吟唱“月亮之上”……

他关掉了刺耳的音箱,因为那个广告无法停止。

然而他发现,有程序忽然自动安装起来。

昨天在ICQ上遇到一个做交易的MM,说包夜五百刀。

她还说,在我们这个自由的国度,

我是不会强奸你的。

2006年11月17日,星期五
中毒鸟

都想不起上次中毒是什么时候

卡巴斯基有个鸟用

劳资是低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