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8日,星期日

上期文章:反波访谈:听keso乱弹琴(上)

我(平客)第一次见keso2006年初为《时尚先生》策划的一个专题拍片,一眼看上去,他就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一袭长发像个摇滚歌手。与blog上嬉笑怒骂,指点IT江山截然不同的是,面前的这个keso不怎么爱说话,飞猪后来接触keso比我多,他也印证了我对keso的印象。那么,真实生活里的keso,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今天的反波人民大会谈,飞猪继续对话keso

(人民大会谈——本节目由思科赞助播出,新网络,人为本)

飞猪:你是哪里人?

Keso:青岛人。

飞猪:你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

Keso:学中文。

飞猪:你那时候想在毕业以后做什么工作?

Keso:我那时候的理想就是当一作家呗。我想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是有这种作家的梦想,尤其是有很多人觉得自己挺擅于写东西的,这种人一般都有个作家梦,大学毕业后我也写过一些东西,小说啊,诗啊,小说也曾经被《十月》评为优秀小说——“十月文学奖”。但后来就慢慢的发现,第一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作家,作家永远是这个社会当中的少数人;第二,现在作家要想在这个时代养活自己还是挺困难的。所以很快的,就不再有这样的梦了。我的小说拿到《十月》发表后,觉得挺没劲的。

飞猪:那小说讲什么的呀?

Keso:是一个带有一定超现实的小说,讲一个病了的老头,他喜欢钓鱼,但他不承认他喜欢钓鱼,后来他越来越迷钓鱼,但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他一直在用别人的鱼竿来钓鱼,后来女儿女婿给他买了一根鱼竿,但那时候他身体已经很糟糕了,到最后,他终于没拿自己的鱼竿去钓一次鱼。

飞猪:你毕业以后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Keso: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拍纪录片。

飞猪:那后来你是怎么进到IT行业里的?

Keso:主要是因为我买了自己的第一台个人电脑。

飞猪:那什么时候的事情?

Keso:九四年,攒了台386。那时候倾我所有才买了这样一台电脑,很贵。到后来就去做计算机的媒体。我曾经做过软件杂志,做软件杂志这个过程中,正好是互联网在中国开始起步的时候,九六年左右。一下子接触互联网就发现,互联网是一个比传统IT更有魅力的领域,当时就觉得,可能我的下半辈子就主要跟互联网相关了。

飞猪:怎么一下子就跑出来这个(想法)?

Keso:因为之前呢,也听过别人讲互联网怎么回事。第一次听说互联网是在九六年初,cfidonet惠多网,一个中文的拨号BBS,那上面看到有人谈论互联网。当时完全不了解互联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会提供很多最新的软件啊,从互联网上下载下来可以放到BBS上。只是觉得互联网是这样一个技术工具,但是当自己真的第一次连到互联网的时候,发现它完全不是一个技术的概念,就好像是你的世界一下子就打开了,整个世界在你面前。当我在地址栏里面第一次输入yahoo.com的时候,看到雅虎的页面,这个美国的网站第一次呈现在我的目前,觉得世界一下子拉得很近,世界变小了。整个原有的世界的窗口全部打开,所以就觉得它不仅仅是技术上的,而是改变了很多人对世界的看法,对商业的看法,对人的社会交往、社会关系的看法,我觉得很多东西都随之而改变了。

飞猪:你现在每天泡在网上的时间有多长?

Keso:如果没有睡觉,没有吃饭,没有去见客户的话,基本上都是在网上。

飞猪:你现在总共订了多少个blog

Keso1500多个。

飞猪:就是在你清理了一次以后,还有1500多个?

Keso:对。

飞猪:这么多你每天看得完吗?

Keso:我的阅读其实比较快,当然这里面有些是重点关注的blog,我通常把它们单独放到一个类别里。

飞猪:这里面有多少个?

Keso:这里面也有几百个吧。这些重点关注的读了之后,其他的就可以通过Google Reader快速的浏览,大部分文章,扫几眼之后,你就可以决定这一篇读不读。

飞猪:那你现在花在看书上的时间多还是看blog的时间多?

Keso:当然看blog的时间多。看书一般就是晚上躺着的时候去看。

飞猪:你现在平均一天能睡多少小时?能有八个小时吗?

Keso:睡眠和常人差不多。有时候今天睡得少点,明天就多睡点,补一补。每天六七个小时左右。

飞猪:每天早晨醒来后,你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Keso:每天早晨都是,起来之后,倒一杯咖啡,打开电脑。基本上如果在网上看到我“叭”的上线了,那就是我在五分钟之前起床了。

飞猪:很多人觉得你在网上是一个很神秘的家伙,觉得你刻意的把生活和blog分得很开,为什么要这么做?

Keso:我神秘吗?我见过很多人,在现实中跟很多人见过面,吃过饭,聊过天,我觉得也没什么可神秘的。另外,我的生活实际上是一种特别简单的生活,生活嘛,本身就是吃饭别饿死,睡觉别困死,我的生活状态就是大部分时间在上网。

飞猪:你每天在网上有没有信息的焦虑感?

Keso:有时候会有。我相信将来肯定会有更好的技术来解决我们目前面临的这些问题。

飞猪:你过载的感觉比较强吧?

Keso:对。所以你看我在IM上很少跟人去聊天,我也不愿意被别人随便的打扰。我写过很多次关于IM的问题,它会浪费你很多时间,特别当你有很多积攒的东西没有去做的时候。

飞猪:很怕这个,但是每天你一醒来IM就在线的?

Keso:我觉得做的是互联网,在网上就不能没有这样一个联系方式。但我希望,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可以用Email这种非实时的手段来沟通。需要实时沟通的再IM,我觉得这样对大家都比较好。

飞猪:你自己是怎样设置一个门槛,让信息不会过载?

Keso:在目前没有更好的技术手段前,这个东西只能靠自己来把握了。但是我相信肯定会有更好的手段,通过数据挖掘,个性化分析等技术,来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

飞猪:你有没有想过逃离这种信息轰炸的状态,例如要出去躲几天?

Keso:没有刻意的去想过,但是前几天我去了一趟西藏,那段时间完全跟互联网隔离了11天,尽管在林芝我们酒店旁边就有一个网吧,但我没有去上网。就是想让这11天成为没有互联网的11天,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当然回来之后,这11天积攒了很多事情,你都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它处理完。但是没关系,我觉得这11天给我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反波人民大会谈,沟通体验,源自思科,新网络,人为本。本节目由反波制作,http://www.antiwave.net/

本对话由飞猪采访制作,发于反波人民大会谈nings受权整理。

音频原文地址:http://www.antiwave.net/2007/07/13_keso_1.html

Keso’s bloghttp://blog.donews.com/keso

2007年07月3日,星期二
他是学中文的,却嬉笑怒骂,指点IT江山;

有人说尘埃落定后,如今的中国blogger可以没有木子美,可以没有徐静蕾,但不能没有他;

他看上去像个摇滚青年,一袭长发,典型的山东大汉;

他曾经拿下国家级文学奖,可今天却躲在家中,敲着键盘,用blog影响着中国的IT界;

他,就是keso。

(人民大会谈–本节目由思科赞助播出,新网络,人为本)

飞猪:keso这个网名,来历是什么?它到底念[‘kesәu]还是”咳嗽”?

Keso:其实这个我一直都说”无所谓”,都可以的。它原来是读”咳嗽”的,最早在网上起的名字就叫”咳嗽”,中文的咳嗽。后来在网上写东西的时候,觉得叫”咳嗽”这个名字不太好,就取了发音比较相似的这个英文的单词–我生造的。

飞猪:那对牛乱弹琴和Playin’ with IT,又是怎么来的?

Keso:这个正好我也说一下。很多人觉得,对牛乱弹琴是带有一种侮辱性质的,实际上不是的,其实在donews混的人都知道,donews中的网友都互称”牛”,小牛啊,老牛啊,对牛弹琴,实际上是donews网友之间应该明白的一种说法。乱弹琴呢,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一句俗语,乱弹琴就是胡说八道呗,对牛乱弹琴,我觉得加上这个”乱”字,就比较好玩。

飞猪:你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个blog的?

Keso:03年12月份。

飞猪:你那时候到donews(工作)了吗?

Keso:没有,不算正式到donews。我在donews开专栏很久了,从01年就开始,但是真正到donews,就是donews独立商业运作,是05年的事。03年年底的时候,我还在天极,chinabyte。

飞猪:你这个blog写到什么时候,你觉得有一个引爆点出现?还是一个平稳的发展?

Keso:我觉得大致是一个平稳的增长。像一开始我写的时候,大概每天也就几十个访问量,有时候偶尔会突破一百个,刘韧说,你这个看的人不少啊,很快可能就能突破五百了。当时觉得五百是一个遥遥不可及的数字,但是后来很快就突破五百了。也因为我写的主要是IT和互联网方面的,这里面的这方面读者技术水平可能比一般的用户要高一些,他们更了解怎么去获得他们关心的信息,更懂得怎么去使用这种现代化的信息处理工具,所以我也在这方面沾了些光。比方这个RSS订阅数,肯定是这个行业的人更懂得使用RSS。

飞猪:对。你现在每天的浏览量,还有订阅数,是多少?

Keso:浏览量我不知道,没有具体统计,订阅数大概是八万多。

飞猪:这是中文blog里面最高的吧?

Keso:对,这个也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沾了读者群的光。

飞猪:很多人都说你的blog,比大多数IT类的blog都要好看,你觉得关键的原因是什么?你写的时候,都注意哪些问题呢?

Keso:基本的一点,就是要说人话。不要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尽可能怎么想就怎么说,平时怎么说话,就怎么去写。另外呢,我写东西比较专注,跟互联网和IT无关的东西,我基本上不会去写。长期的专注(对读者)也会形成一种阅读期待。

飞猪:你过去是donews的总编,现在出来自己做公司,一出来我就发现你blog的更新频率一下子下降了。原来的每日文摘也不做了,这是为什么?

Keso:也是因为前一段忙了。自己做事情有了自己的客户之后,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要为客户花费很多的时间,很自然就会这样。我事先也有预料,在年初的时候,就把网摘给停掉了。尽管很多人觉得,停了这个可能不利于流量啊什么的,也很在乎通过这个给他们带去流量。但是我觉得那个花费时间比较多,需要打开页面,把页面再提交到一些网摘站里去,这个过程比较浪费我的时间。另外,我现在使用Google Reader来订阅blog,我把我的分享直接放到Google Reader,它提供这种功能。用户如果想看我读过的比较好的东西的话,一样可以通过Google Reader的分享功能来获得这些内容。

飞猪:你有没有考虑过,更新频率下降,可能会减小你的影响力?或者你并不在意?

Keso:其实天天更新这种,如果最后,你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保持天天更新这样的频率,可能导致你写的东西越来越水,越来越不是发自内心。这个,实际上对保持影响力,是不利的。与其那样,还不如有什么就说什么,有得说就说,没得说就不说,尤其是我的读者大部分都是订阅的,我不更新,他们其实感觉不到,我更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能获取到这个更新,所以我觉得这个影响不是特别大。

飞猪:你觉得原来形成的影响力,对你现在做的公司有没有好处?

Keso:这个肯定有好处的。我做的咨询公司,咨询公司人家要衡量你是不是值得咨询,我客户里面有很多人,就是他认可我的价值,才会跟我有这样的合作。这种认可,肯定还是主要通过我的blog来的。

飞猪:原来你是一个独立评论家一样的角色,现在你进入到这个行业中,会不会因为这个,导致你有些顾忌,例如原来有些东西你可以放心说的,现在会想想,能不能说?

Keso:我要说完全没有顾忌呢,也不符合事实,因为有一些是你的客户,你客户的问题,你会直接跟他沟通,就不会给写出来。之前如果他不是我的客户,我可能直接写blog里面了。现在我可以把发现的问题直接跟他们沟通交流一下。当然这方面是有一些顾忌的,但是总体上来说,我评论的范围比较大,我的客户实际上比较少,到目前为止,我基本上没怎么受影响。另外,有很多东西,不一定是批评谁,它只是我的一种看法,如果你心态比较平和的话,你应该发现这些看法就算批评,其实对你也是有用的。我觉得大家都应该保持一种这样的开放心态。

飞猪:到现在已经快四年了,你写blog有没有坚持不下去或者要放弃的念头?

keso:没有。我到目前为止还从没有过这种念头。我觉得blog对于我来说就像日常生活一样。日常生活,你会觉得饭吃的太多了坚持不下去了吗?(笑)不会吧。反正就是这样一个同样的道理。

在互联网上,keso是个神秘的人,他从不在blog里写自己的生活,那他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下期反波人民大会谈,飞猪继续对话keso。

(反波人民大会谈,沟通体验,源自思科,新网络,人为本。本节目由反波制作,http://www.antiwave.net/

本对话由飞猪采访制作,发于反波人民大会谈nings受权整理。

音频原文地址:http://www.antiwave.net/2007/06/13_keso.html

2007年02月25日,星期日

今天早上,从家到单位,看到我的母校门口挂着一条意味深长的条幅:一手抓项目,一手抓干部。

在路上用手机上opera,在新浪科技看到了洪波离职去向的报道,还有一个专访。洪波终于走到了新的一步,开始CXO了。报道中说:“自2005年底Donews被千橡并购以来,洪波一直拒绝融入千橡文化,并且坦承在刘韧的照顾下,自己是所有员工中最为特殊的一个,除了不用坐班外,也不承担访问量、用户数等业绩指标。”

他是一个“体制外”的人。坐班,考核是体制,体制下的收入也是体制的一部分。

在不承担体制义务的情况下,享受体制的果实,难怪千橡忍了一年,还是没有忍下去。

洪波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自己的体制。

所以,我一直都认为,做一个自己的东西,为自己打工,是最适合他的。

成立五季咨询,对在互联网浸淫多年的洪波——这时,他是keso——这是他的强项。

千橡固然需要洪波为他做些什么,但当千橡考虑投入产出最大化时,也许它这时不需要keso。

当今后,要是千橡有问题需要咨询的时候,

来到了五季,洪波会为他打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