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31日,星期二

尽管我退订了方舟子的blog,可我仍然相信科学,尽管我相信科学,今天却想伪一把。我想谈谈我最近的生活状态,顺便许几个愿望,许愿游戏在我的观点中,拐弯抹角的说,有时间许愿不如找时间泡妞,所以,它就是个笨蛋游戏。

1. 我的QQ号码从两个合成一个,终于觉得还是对现实和网络分两个身份为妙,最近又把一个分为两个。到明年的今天,我可不可以用一个QQ号码分为两个身份,就像雅虎通

2. 从来不玩网络游戏的我,尝试玩劲舞团,拉拢maorz玩,被拒。可怜我刚刚着手,9you就被抛弃了。到明年的今天,我的劲舞团会不会有很高的级别?我的游戏币会不会富甲一方?我可不可以在里面找两个老婆?

3. 开始改用Google Reader,给抓虾和GR的妻妾关系掉了个。个中心得体会改日再详述,maoz是我唯一通过抓虾认识的人。到明年,Google Reader能推出个像Gmail软件那样的手机版软件客户端吗?亦或,抓虾,能让我重新爱上你吗?

4.开始和maoz起草上线子说。子说的出现源于曾经七日谈的停刊,出现不少关注子说的热心朋友,大猫何必呢McPhone.sray等等。明年,子说能不能出现几个爆发点?

5. 去年十月,加入了cnbeta。从投递者到编者,少了每天刷cnbeta等热门新闻的煎熬,因为有编辑QQ群了;多了去别的网站上扫新闻,因为热门新闻等待自己去发掘了。明年,我能不能有时间有精力,采写更多的新闻?

6.房子涨价了,猪肉涨价了,粮食涨价了, 方便面涨价了,就是工资没涨,Nings blog的定价也没涨……到明年,能不能属于拥有自己的房子?

7.家里的网通越来越差劲,掉线严重,URL劫持频繁。到明年,能不能多来几家运营商,别让网通在我这小地方一家独大?

8.Nings blog独立了。从坚持不断更新,到目前的有点儿迷茫,几天一篇。明年,能不能找到几个坚持点,找到blog的更多意义?

9.手机Nokia 3230越用越熟练,可速度,内存越来越捉襟见肘。到明年的今天,3G肯定会上马。我到时候,会不会有了一个3G手机,让我更快的无线上网?

10.我为何如此啰嗦,写这样一篇记录流水?因为明天是我的生日,忍不住记录一下,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会再来一篇回顾并展望的文章。各位订阅我blog的朋友,感谢你们容忍我一直以来的胡说八道,如果明年的今天,你们还能来看,那是再好不过了。

[audio:http://mp3.5jia1.com/test/ndata/p_doc/2/143/223143/25_0338590001158818025.mp3]

陶喆-二十二

2007年02月18日,星期日
第一次看到nings在豆瓣声明的blog上多了个图片,很惊奇,很喜欢。

后来费了一番努力,查到原来是余裕MM上传给我的照片。

看着像雪地,给她打电话,原来这是沙滩。

沙滩啊,我还从没去过的地方。

[audio:http://www.mingox.com/bbs/attachment/mp3/soproud.mp3]

新浪播客春晚听来的:金海心-那么骄傲

2006年12月19日,星期二
至少现在,我还在呼吸着2006的气息,我们对此习以为常,却不曾想,它这一离去,却永远不再回来。每到年关,我总是对时间敏感,对于一个本就敏感的人,它成了我的G点。

——姚姚&Andy1860

我是2006年初开始在donews写博的,这是我认真写的第一个博客。如果我有处女情结的话,我会将时钟拨到2004年4月1日,闭上眼,回忆这令人羞涩的一刻,它是我一切故事的导火索。那是春寒料峭的一天,Google突然放出了Gmail,我们犹如第一次看到了三点式般的吃惊,向往、扭捏、随即不顾一切。忽然觉得自己用的邮箱不像邮箱了,本来相处好好的却突然发现谁也看不上眼了,谁要是能拥有一个Gmail帐号那简直是玉树临风谁见谁顶。后来半年之后,在网友持续骚动之中,才捕获到一丝秋波,注册个Blogger帐号就有可能得到一个Gmail的邀请。赶紧动身注。看不懂英语,金山快译上。最后注册了,发了一篇文章,然后转到博客页看看,发现却打不开,心里还疑惑,外国妞都这么扭捏吗?那时候,我甚至不明了博客为何物,不知道GFW为何物,更不知道我这博客是被GFWed了。我清楚的记得我那篇文章,是转载的keso的,标题是Google对中国新闻问题的解释。这是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由于打不开的缘故,我疑心这是Google在捉弄人。因为在国内放鸽子的事件并不鲜见,连很多承诺无限空间的邮箱都能改成两兆,我凭什么就相信你这个腐朽国家的剥削阶级的公司? 我放弃了搞Blogger的努力,但blog却在我心中留下了印象。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博客中国。那时候的博客中国还新前卫,很有文化味。博客中国论坛有个Google板块,开始极为火爆地发送Gmail邀请。现在想想都让人觉得感激,版主十分的负责,为不计其数的人发放了梦幻般的第一个Gmail邀请,那好像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张入场券。那个帖子,至今还在。我就是在这儿,登记了163信箱,领回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Gmail。

我成Googler了,也成了博客中国的用户。如果Blogger那个算过家家游戏的话,这就是我第一个女朋友。第一次总是趟着水过河,老人们从来没忘了告诉我们这一点。我开始朦胧地和博客交往起来,给她起了个名NINGS自留地,谁都说初恋时我们不懂爱情,可见这话不知害了多少人。我没有能搞清楚这个概念是什么,我搞不清楚它和个人主页的区别,就好像我现在都搞不清楚黑莓和我正用的手机邮箱的区别。

基本还没有自由写作能力。我所做的工作,就是CtrlCV。我每天看不少东西,对自己感兴趣的,麻烦地拷贝过来,分上类,认为可以留着以后观摩。现在想想这种行为和偷窃女生内衣一样无聊,你不小心看到某女生走光的风景,你可以记在心里,你可以和身边的朋友分享,但你没有必要给她扒下来穿自己身上。总之我最后“小有收获”,某天在Google自己的时候发现有人链接我的博客,注释是居然是“网摘”,仿佛脸上给人打了一巴掌,忽然觉得火辣辣的。我就在想,我叫NINGS自留地,还是改名叫网摘?

那时候,博客中国开始病恹恹的。经历了几次失败的升级,越来越让人心灰意冷,我搬到了MSN几天,速度很慢,上手麻烦。新浪博客开站了,我又搬到了新浪。这时候,我开始写点自己的东西了。我工作后自己买了部索爱手机,可以拍些照片,我就一方面发照片,一方面谈感受——我承认也许是受了郭小四大爷的影响。那时候,新浪还没有在每个人博客右下角插膏药广告——我反感未经许可的博客广告,觉得这和小舅子未经许可上老婆的闺床一样让人愤怒。

我差点儿就动感情了。但最后一刻我总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新浪分配给我的域名太长了,我从来没记住过。别人问你的博客在哪儿呢?我无法潇洒地告诉他nings-dot-cn,我不得不说,你打开我QQ个人资料在签名那儿复制一下。甚至我自己如果在网吧上网,没有收藏夹的引导半天也摸不到自己家的门。我有点儿迷茫,博客就这样搞么?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则促使了我的离开。新浪发消息说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博客够份量可以自我推荐,那么就可以送你一个“名人域名”,以自定义的URL屁股来代替那一大串数字。我不认为我的博客够分量,但我觊觎那一个让我不再烦恼的域名。我是草根,可总还时时抱有幻想。于是我还是申请了,发了封注定石沉大海邮件,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考虑说分手了。

无疑我记的是流水账,但是不管如何,我在这儿讲,你没有远远的躲开,我知道,你不是那些我会忘记的人。沙发会有的,板凳也会有的。

——kereal&小智

喜欢Wordpress吗?这是my donews的广告词。可惜这句话对我的吸引力还不如一个擦肩而过姑娘散漫的眼神。我不了解Wordpress为何物,但当发现可以以my.donews.com/nings这样清晰的形式拥有自己的博客时,我就心动了。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

我小心将我在新浪博客的原创文章搬过来,有些至今还在–就是我这个博客的头几篇。我给自己立了一个镜子,用”网摘”这个词。 我想认真一些,不想再重蹈覆辙。你了解一个二婚的人的心情么?他小心翼翼,不想再犯任何错误,他希望一个可持续的长期的未来。

我开始按自己思路写。闲扯也好,找茬也好,总算一直坚持到今天,也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那时候不知道,博客也是需要经营的。我埋头写了几个月,大概以每周两三篇的速度。我尚没有逛博客串门的习惯,有时候看了也是悄悄地离开,不留下一个字节。当然也没人来看我的,寥寥的点击量,估计也是蜘蛛留下的。

除了前MM偶尔来友情顶一下,我认识的第一个博友是qiucool。忘了具体是哪个时候,突然发现有人小关注了一下自己的博客,还留了言。诚惶诚恐回去串门,一来二往的就认识了qiucool。不久从qiucool那里串门到了andy1860,慢慢也熟悉起来。后来andy1860告诉我,其实他的博客也是门前冷落,第一个来的是qiucool,第二个就是nings了。

AaronkerealJinlei文涛姚姚等等,慢慢越来越多的人成为邻居,也渐渐体会到SNS的乐趣。偶尔还被转载一下,觉得很长脸。我的Gtalk增加二三十个人,WLM增加了六七十个人,相信都是博客的功劳。博客让生活的圈子越来越大,越来越真实。好久没有在QQ上泡MM了。

我最早的博客叫“Happy is Sad-幸福的忧伤”,有不少朋友的链接上还是这个名。后来发现自己的博客以扯淡为主,姚姚体的文章并不多,就改掉了这个风花雪月的名字。我想叫Foreplay,有些女性朋友不同意,为了Google自己方便,就叫了Nings blog,一直到现在。

这一年,我写了200多篇文章,荣幸地收到1000多条评论。我目睹了solidot的转型,开始在cnbeta鬼混,认识了很多IT高人,有了自己的Top Domain。这一年,我有了50多个友情链接,抓虾深深改变了我的上网习惯。

前天我给2007许下十个愿望,今天本来是回忆2006,结果写成了我的博客史,可见我驾驭文字能力之弱。还好,这年头时兴一个博客体,我想这大概就是爱怎么写怎么写的意思。

嗯。

2006年12月18日,星期一
又到一年盘点时,我先对2007许下愿望,回头再来回顾我的2006.

1.QQ像MSN一样开放,MSN像Google Talk一样漂亮,Google talk像QQ一样群聊。飞信和超信互通。Skype可以装到我的Nokia3230上,并在中国正式开展VOIP业务。

2.WAPI,EVD,TD-SCDMA,不要都出现在我身边——因为我希望用WiMAX,蓝光,WCDMA。

3.出现一家或更多BSP提供免费域名绑定业务。有一个提供博客圈的地方,在不同的BSP可以无障碍交流。

4.Google网页快照可以打开,网易新闻评论审查越来越少,我的浏览器裸奔可以打开维基百科,Technorati,Wordpress。

5.运营商不再拿用户当杨白劳,电信、网通因流氓行为向用户道歉,某相关高管引咎辞职。 宽带资费进一步下调,手机上网3G接入。

6.我拥有了可以安装Vista的硬件,我建议上帝给我一份正版vista的授权。

7.Google再推出让人心往的服务。希望能看到整合一切的Gdisk,和能无缝接入Google服务的Google手机。Google手机和iPhone瓜分手机市场。

8.IM上MM数量能翻一倍,blogroll上MM数量能翻一倍。

9.出现一种新的让我无法预测却又十分喜爱的web2.0 服务。

10.武藤兰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2006年10月31日,星期二

这些天一直在路上,奔波考试和出差。

路过了一个叫上蔡的地方,它如今不再那么有名;

路过了一个忘了名的小县城,那儿的车牌打头都是豫QB,大概是腾讯的秘密研发基地;

路过了一个长长的叫备战路的街, 我回忆起来,总是误以为那是备案路。

想起了王朔的《空中小姐》,那是一个多么难忘的爱情小说啊。

我的高中时代,就是在这么的爱情观下过来的。

PS:那个文品测试,我测试了一下,文品也不咋地:

都市气息浓郁,情感细腻,笔下经常出现智慧冷静的女子……

比陈凯歌的搜狗广告还会扯。

PS2:题图送给行将拆迁的博客布拉格是张床

2006年10月7日,星期六
天还有点热。这还不像秋天的尾巴,充其量只是到了屁股阶段。

这屁股的余热啊。

我是在夏天出生的。

在夏天明晃晃的三四十摄氏度的太阳下,让我觉得温暖。

太阳是那么的近,阳光是那么的有力量,云彩是那么的耀眼。

我不喜欢秋天。一到秋天,我的心情就不会好。

路上的人少了,大家都很匆匆。楼下的麻辣烫数量也在减少,没有夏天时的熙熙攘攘,甚至于街对面那一家保健用品,也早早关门打烊了。

…………………………………………. 为了戒网的分割线………………………………………….

我想戒掉上网。

这玩意有意思,也有无趣。它让人有兴奋和满足,也有失落和惆怅;有想念和依恋,也有厌烦和怨恨。

不上网去干什么?是呀。那大把的无聊的时间,又去撒向那里?

至少在一遍一遍重复的点击刷新、CTRL回车的时候,我能忘了我在干什么。

等有一天我下定了决心,如果有一天。

人生就像大便,一旦冲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人生就像大便,怎么拉都是那个模样,可是每次又不太一样。

人生就像大便,往往努力了半天,却只迸出几个屁。

就像我这篇离题万里的博客。

下一页 »